-armonia di desiny / Un tributo ad etichetta destinata-

.DH至上.同人誌介紹.更新暫停.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スポンサー広告 |

特企介紹Part.10

筆者前幾天去了DHEL的官方活動網站,哇,天啊!攤位數再度破表!所以像筆者跟朋友這樣晚報的人就要用抽籤決定了...〈不安中〉
希望能抽到啊啊!〈翻滾〉我想去啊!

第10回介紹的是杏笠日南老師〈社團名稱Last Dance Be〉的“正義の味方を信じてた”,筆者在看見封面的時候心裡在想,這大概不會是什麼歡樂的東西...
果然在看完之後覺得這故事很黑暗,看完後連心情都有些沉重〈又被同人漫影響的蠢蛋〉
也是我收集杏笠老師的本子中到目前唯一走黑暗向的本子,之前介紹過比較正經向的“その盾を貫く矛の名は”,看完這篇再回頭去看當初這篇“その盾を貫く矛の名は”,才發現
“正義の味方を信じてた”比較黑...不過這兩篇的出本順序是倒過來的...


開始介紹吧~~


書名/篇名:正義の味方を信じてた

性質/發行日:個人誌/2008.02.10

大小及頁數:B5/48P

作者:杏笠日南

社團名稱及網址:Last Dance Be
        http://sousui.jp/~quake/LDB.htm

分類:女性向18禁




“全部都是你的錯 如果你沒有出現在我面前 沒有把那樣的戒指交給我...”
「-------我明明就不想變成黑手黨...」
“突然說有必須守護的人 讓我知道身體的快樂...”
雲雀對著迪諾大叫:「還給我----!把我所期望的未來還給我----!」


迪諾猛然張開眼睛,發現自己做惡夢...手還發著抖...看著一邊睡的安穩的雲雀,迪諾也只能嘆氣...
早上兩人一起吃早飯時雲雀注意到迪諾有些不一樣。
「...好像有點不對。」
「欸?」
「我覺得你好像跟平常不太一樣,啊,手,你什麼時候變成左撇子了?」迪諾回答說他其實兩手都可以用,雲雀很意外說他這種體質也有這種技能,迪諾繼續說是因為他小時候就有被訓練成兩手都能用的左右開弓,這樣再戰鬥時就算一隻手不能用了還有另一隻...發現自己在說這種話題不對勁的迪諾趕快停止話題...
之後雲雀準備要去學校,迪諾本來想要像以往一般摸摸雲雀的頭...但是做的那個惡夢在腦中一閃而過,讓迪諾的手放下...只跟雲雀說「路上小心」...
雲雀雖然覺得奇怪但還是轉身走,丟給迪諾一句叫他來接自己的時候把臉弄好,眼皮腫的跟什麼一樣。
之後迪諾換上西裝,對著鏡子將自己的頭髮梳起來,部下也告訴迪諾今天的工作要開始了,迪諾的表情霎時整個黑化起來...「---啊啊。」
“不想讓恭彌被帶到這個世界的心情 跟想一直將他留在我身邊的心情交錯著 到底想讓恭彌怎麼做 到底該怎麼打算...”
迪諾的矛盾也許從愛上雲雀的那一天起就存在吧?


迪諾去接雲雀回來,看見雲雀在寫英文作業,雲雀指著他不懂的地方問迪諾,迪諾回答遮回答著不知覺中兩人距離就拉很近...兩人忽然被學校的廣播嚇到,雲雀說剩下的回飯店再寫好了,所以兩人就回到飯店,迪諾邊看著菜單邊問剛洗好澡出來的雲雀想吃什麼,又告訴雲雀要把頭髮擦乾把睡衣釦子扣好...甚至連晚上用的道具都收了起來...
總之有點反常。雲雀睡到半夜,醒來看見身邊的迪諾,直接捏著迪諾的鼻子心裡碎碎念他是笨蛋...之後在去廁所的途中看見迪諾隨意掛在沙發上的西裝外套,雲雀邊想著這人又把外套亂放邊提起想將外套收好...這時卻從口袋裡掉出一樣東西...

那是一把手槍。

隔天雲雀在沒有告知迪諾的情況下偷偷地將手槍帶到學校,坐在屋頂一直把玩著手槍。
「不用說..這是真的吧,跟在電影裡看見的一樣。」雲雀做出射擊的動作,轉頭環顧四週,心裡想著這附近沒有人應該不會有人被流彈射中吧...只要打一發就行...不過這時的雲雀還不知道迪諾已經來接他了,迪諾因為沒在接待室見到雲雀心裡想他應該是在屋頂上睡覺吧...正走上屋頂時迪諾卻聽見一聲巨響!
「這個聲音...!」迪諾衝上屋頂,看見手上拿著剛擊發過的槍而因此驚訝的雲雀...
「那把槍...到底怎麼回事...?」見雲雀沒有回答迪諾更生氣了,直接一拳打在一邊牆上:「我問你到底怎麼回事!」這時雲雀才回答迪諾說那是他的槍,迪諾要跟雲雀拿回槍時雲雀卻將槍藏到背後,也許是因為嚇到或是不相信迪諾會這麼生氣...
「恭彌----!」
「...為什麼...你為什麼那麼生氣,也沒有打到別人,我只不過是拿一下而已...」話沒說完迪諾就大吼:「不是那個問題!」然後抓住雲雀的雙手,槍掉在地上...
雲雀此時所接觸到的迪諾的眼神,是他從來沒有見過,黑暗的眼神...雲雀摔開迪諾的手,跟迪諾說:「...也許有一天..我還是...會在那邊的世界...像這樣子開槍吧...」
迪諾一聽呆了...又想起他做的那個惡夢...
「-------我明明就不想變成黑手黨...」
“啪!”迪諾揮手打了雲雀一巴掌〈這是我第二次看見迪諾會打雲雀〉...


雲雀從迪諾身邊跑開,跑到附近公園坐在鞦韆上...
“明明在遇見那天就開始打架 這樣的事情也重複好多遍了 但是 為什麼會這麼痛呢?”雲雀回想起方才迪諾黑色的眼神“明明那樣的臉在戰鬥時也不曾見過的”跟著雲雀過來的迪諾找到他,將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雲雀身上:「剛才很抱歉...」
雲雀抓著鞦韆桿:「...只是覺得有一點驚訝,你那樣很快的碰到我,然後卻又換張臉岔開話題...所以...所以...」
雲豆在這時從雲雀的頭上飛起來,講出雲雀最不敢講的話:「對不起---迪諾---對不起---」...兩個人聽見雲豆的話,都呆住了。雲雀想要阻止雲豆繼續講下去,但是迪諾只是抱住雲雀,告訴他:「我做了被恭彌苛責的夢...哪,你會後悔嗎?後悔遇見我跟我變成這種關係?」
「...我不知道。」雲雀回答。
「人生所謂後悔或到死掉瞬間之前那些我不是很清楚...」但雲雀接下來的話卻讓迪諾很驚訝:「你在那之前,在我身邊,難道不是你該給我幸福嗎?」
「是啊...」


迪諾跟雲雀走在回飯店的路上,迪諾邊自言自語著說肚子餓了要吃什麼...走在後面的雲雀忽然抓住迪諾的手衝往廁所的方向...迪諾本來以為是雲雀忽然想去廁所,可是其實不是那麼一回事...雲雀直接抓著迪諾跑跑到廁所的另一邊,那是個死角。
「這裡...是個死角所以看不到了...」
「等、等一下...恭彌...你在這裡煽動我的話,等會會停不下來的...」原來是雲雀主動了〈臉紅〉
「沒關係,停不下來也無所謂。」
不過後來主導權還是回到迪諾手上〈喂〉結果害雲雀站不住...迪諾將外套鋪在地上讓雲雀躺下:「這樣應該會比較好。抱歉,我會趕快結束的。」


果然結束之後雲雀人是癱在地上...迪諾一邊心想糟糕真的做到氣絕了邊將雲雀背起來...還在想這下要是被誰看見絕對會出事吧...所以迪諾撥了電話讓羅馬利歐來接他們,將雲雀背上十,那把槍又掉了出來,迪諾蹲下想將槍撿起但是再手接觸到槍的那一瞬間...
迪諾似乎見到自己的手沾滿了血跡...接著是一串對話在迪諾腦海中響起...
“我們不是英雄 只是殺了人”
“那麼BOSS 我們回去的時候去喝一杯吧”
“爸爸 爸爸再也不會回來了嗎”
“把爸爸還給我”
“不管是女人還是小孩 知道家族秘密的人全部都要殺掉”
...這些話在迪諾的腦海中響起...讓他回神的是在他背上的雲雀無意識地說出:「嗯...迪...諾...」
迪諾想起了剛剛雲雀在他懷中說出的話:「在那之前 在我身邊」稍微轉頭看了雲雀,迪諾繼續背著他走...
這篇最後兩人的背影看起來很沉重,步伐很緩慢...
老師在最後兩頁都寫上了這篇的篇名:正義の味方を信じてた,只是對照故事來看這篇的名字聽起來反差就有些大...
也許這就是現實吧,迪諾始終不能夠卸下他是BOSS的身分,而雲雀其實也很清楚...迪諾永遠也不會只是屬於他一個人的...
〈有興趣的人請參考杏笠老師的“給敗者藍花”〉
很少會看杏笠老師的本子看完後心情會沉重...不過,請大家轉換一下心情!
後面還有一個短篇“三倍速ハニー”是輕鬆短篇,稍稍沖淡的前面的沉重心情。
雲雀叫迪諾去他家原來是為了叫迪諾幫他裝暖爐桌...迪諾邊裝邊想到之後兩人一起坐暖爐桌裡的LOVELOVE畫面...裝好了後正想叫雲雀來,結果發現雲雀睡著了!
老師的旁白說明是,雲雀因為很暖和,所以睡著的速度是平常的三倍!
最後迪諾只好坐在一旁~~~
「...好奇怪喔,明明是很暖和怎麼會覺得這麼冷啊...」〈笑〉


第10回到這裡結束了~~~下回介紹的是合誌,樹月窓老師〈社團名稱SIRIUS〉&雨戶呂加老師〈社團名稱未來派野郎〉的“EYES ONLY”~~~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テーマ: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- ジャンル:アニメ・コミック

不打文系列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 |
<<kenkend的09年夏季日劇-我們是天使 | ホーム | 特企介紹Part.9>>

コメント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| ホーム |
秀羽の今年の漢字

最新文章

最新留言

氣象報告

酸甜苦辣留言板/Message


ShoutMix chat widget

已成為黑手黨的人數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類別

搜尋欄

RSS連結

連結

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

最新引用

月份存檔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